行业资讯
业务电话:029-62782002
传 真:029-62733002
地 址:陕西西安市雁塔区曲江文化大厦1402层 | 网站地图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上市公司担保圈负债率高企 与民间借贷纠葛不清

2018-09-14 21:33 | 责任编辑:佚名 | 浏览数: | 内容来源:佚名

来源  /  未知

  另一方面,青岛碱业自身的情况并不乐观。自2009年度亏损2.34亿元后,公司一直不振。2010年和2011年分别实现净利润1141.93万元和856万元。

  业监督管理委员会2011年报》,再次把防范地方融资平台贷款风险放于首位。而在3月中旬,地方融资平台贷款监管新政——《银监会关于加强2012年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风险监管的指导意见》刚刚落地。

  青岛碱业4月5日公告,董事会通过了与青岛城投签订5亿元的互保协议的议案。去年5月,青岛碱业为青岛投资提供了1.5亿元的担保。

  在查账期,投资者的逼债、债权人的上访、政府的焦灼在漫长等待期里几乎被磨尽。郑州市政府竭力想引进河南鸽瑞对郑铝实施重组,但至今无果。据悉前期一直处于摸清详细债务的时期。

  青岛城投和富宁集团都是在金融危机之时整合原有的投资公司成立的地方融资平台,而今整个地方债总额已逾10万亿元,风险突出,这也让围绕其形成的担保圈风险骤然加剧。

  据查,青岛城投是由青岛投资、青岛东奥开发建设集团和青岛市城市建设投资中心三家公司整建制划转的基础上成立的 ,青岛市国资委履行出资人职责,而青岛碱业的实际控制人也是青岛市国资委。

  另外一个高风险的担保圈的核心上市公司是新野纺织。统计期内,新野纺织为8家非关联方提供了6.78亿元的担保,接近报告期内审批的额度6.8亿元。

  记者从青岛市工商局官网查到的信息是,青岛城投于2008年5月23日成立,为国有独资,注册资本30亿元,法人代表是王爱国。一般经营项目是城市旧城改造及交通建设、土地整理与开发、市政设施建设与运营;政府房产项目的投资开发;现代服务业的投资与运营等。

  目前,石家庄化肥集团处于解决历史遗留问题阶段,石家庄焦化集团也处于停产状态。对华北制药来说,这两个老国企无疑是沉重的包袱。反观华北制药,其本身的负债率就高达89.1%,去年前三季度盈利1695.57万元,同比减少92.71%。

  根据12家负债率超过70%的上市公司发布2011年三季报和年报,负债率超过90%的上市公司有ST海龙、高新发展(000628.SZ),分别为113.64%、95.38%;负债率在80%与90%之间的有华北制药、山西焦化、ST德棉和滨江集团,其负债率高达89.31%、84.98%、81.04%、80.59%;负债率在70%与80%之间的有7家上市公司,分别为成城股份(600247.SZ)、*ST太化(600281.SH)、永安林业(000663.SZ)、中通客车(000957.SZ)、广宇集团、新湖中宝、中孚实业,负债率分别为78.59%、78.35%、73.72%、72.38%、72.12%、72%、70.06%。另有中航地产、经纬纺机、华纺股份、银鸽投资徘徊在“红线”的边缘,其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9.33%、69%、68.59%和67.59%。

  青岛投资的法人代表也是王爱国,并且二者的注册地址都是青岛市市南区澳门路121号甲。工商资料显示,青岛投资于2001年8月1日,注册资本2.77亿元,一般经营项目是承担政府大项目建设的投资任务、进行高科技风险投资、接受市政府授权持有企业国有股权、从事其他国有资本运营活动、进出口业务等。

  新野纺织的对外担保公告显示,天冠公司和天冠集团的资产负债率超过了70%,奔马股份、淅川压延、淅川铝业的资产负债率分别高达65.5%、63.58%和61%。

  截至去年12月31日,青岛城投的总资产为409亿元,总负债278亿元,负债率达68%。2011年度实现主营业务收入34.6亿元,总利润仅有1.22亿元。

  根据《证监会、银监会关于规范上市公司对外担保行为的通知》,为资产负债率超过70%的担保对象提供的担保须经股东大会审批。

  不可否认,“郑铝担保圈”的出现较以往的“上海担保圈”、“深圳担保圈”等不同的是,掺入了民间借贷的成分,也因此变得更加复杂,涉及到民间借贷的公司账务也是一团糟。

  以高负债率、经营状况不良居多的企业形成的担保圈渐渐浮出水面,分别是“海龙担保圈”、“华北制药担保圈”和“新野纺织担保圈”。

  可是网络上流传的一份2011年11月河南智信联合会计事务所对郑州铝业资产审计报告显示,截至2011年9月30日,该公司资产10.39亿元,负债达14.6亿元。

  统计期内,华北制药为两家非关联方提供了担保,分别为石家庄化肥集团和石家庄焦化集团,两者的负债率均超过了70%,其中石家庄化肥集团的负债率更是高达154.81%。

  如果说前期是因为经营不力导致企业进入窘境,那么后来郑铝一位高管称“公司为高利贷所累”的感叹也不无道理。

  公开资料显示,富宁集团的前身为成立于1991年的宁夏综合投资公司,2008年在原有基础上增资扩股,重新组建为集自治区重点建设项目投融资、国有资产集约经营、国有土地储备开发、金融企业参股和项目开发建设为一体的大型综合投资集团公司,注册资本10亿元。

  据本报记者最新了解,传言可能伸出援手的中国恒天与海龙的合作仍无实质进展。“双方要想继续合作,关键还是看对方的态度和决心。”恒天一位高管层表示,海龙的情况很复杂,牵涉到多方的利益。

  相比青岛城投,青岛投资虽然成立时间早,但经营情况更是糟糕。截至2010年12月31日,该公司总资产57亿元,总负债40亿元,负债率高达70.2%。2010年度,青岛投资实现主营业务收入78万元,利润总额却为-7777万元,平台已岌岌可危。

  据消息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的一份名单显示,郑铝的债权人有30家投资担保公司,近百个自然人债权人,涉及民间融资金额达18.6亿元。这还仅仅是一部分,这位人士透露,“有些担保公司光收利息就够本了,为了不暴露,就没在名单上登记。”

  其中最有名的当属“海龙担保圈”了。ST海龙2月21日发布的担保公告显示,为潍坊特钢提供3200万元担保的协议签订后,公司及控股子公司对外担保额将近40亿元,占最近一期审计净资产的2502.84%。

  在统计的担保事项中,除了高负债率,部分上市公司对外担保数额占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净资产比例竟然超过120%,不少的担保事项甚至不要求反担保,由此类成员组成的“多米诺骨牌”脆弱度可想而知。

  目前仍为其担保的非关联方有新农开发、潍坊特钢和山东铁雄冶金,分别为其提供了2.56亿元、逾6亿元和2亿元的担保。另外第一大股东潍坊市投资公司为其提供了3.86亿元的担保,潍坊康源投资公司为其提供了1亿元的担保。另外还涉及近20多家金融机构,如浦发、中信、安丘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进出口银行、农行、深发展、、中行、建行等。

  也就是说,郑铝涉及的担保公司超过了30家,当时为其提供反担保的有河南鸽瑞、多氟多、神力铝箔、生茂集团等多家河南知名企业。

  去年12月,新野纺织为天冠公司、河南淅川铝业公司(下称“淅川铝业”)分别提供了9800万元和4000万元的担保;去年9月,为河南淅川县有色金属压延公司(下称“淅川压延”)提供了3000万元的担保;去年7月,为河南鸽瑞和河南天冠生物工程股份公司(下称“天冠生物”)分别提供了3000万元、8000万元的担保;去年6月,为南阳纺织集团、河南奔马股份公司(下称“奔马股份”)和天冠集团分别提供了2亿元、1亿元和1亿元的担保。

  本报记者查阅华北制药以往公告发现,2008年和2009年,华北制药董事会就通过为石家庄化肥集团提供1.8亿元的担保计划,2009年实际担保2910万元,2010年实际担保2060万元,2011年的额度仍为2060万元;对于石家庄焦化集团,华北制药自2009年以来一直为其供了9000万元的担保。

  一个不甚乐观的现象是,随着民间借贷的疯狂滋生和地方投融资平台债务违约风险的加剧,新近形成的上市公司担保圈较以往的担保圈更加复杂,与民间借贷、地方融资平台纠葛不清的关系使得风险随之被放大数倍。近期已爆发的案例是“郑铝担保圈”就是典型例子,事件爆发近半年,至今仍无处理结果。

  尽管不清楚网上流传的那份审计报告是否属实,但可以确定的是郑铝早已到了资不抵债的地步,这与多氟多公告里的数据真是天壤之别。

  在记者统计的高负债非关联企业名单中之所以没有出现问题严重的郑铝,是因为根据多氟多的公告,截至去年9月,郑铝的资产负债率仅为39.37%。

  地方融资平台债务涉及金额到底有多少,其中又有多少暗藏违约风险,现在仍是未知数。跟地方融资平台相比,民间借贷的风险已经暴露,温州老板跑路潮、鄂尔多斯资金链断裂等区域性的事件触目惊心。

  可是在统计期内,就有13家上市公司和11家关联方的资产负债率超过70%,其中有些公司已经到了资不抵债的地步。

  针对上述情况,ST海龙表示将依托股东及政府的支持,正在努力通过债务重组或资产重组,减轻债务负担,剥离不良资产。

  根据公开资料,颐安公司现为富宁集团的控股子公司。截至2010年12月31日,颐安公司总资产3678.17万元,净利润-22万元。而富宁集团2009年的总资产为12.6亿元,负债率50.23%。

  根据各上市公司发布的最新担保公告,负债率超过100%的非关联方有石家庄化肥集团,负债率高达154.81%,为其提供担保的是华北制药;负债率介于80%与90%之间的有绿城中国控股、远东控股集团和山西焦化,其负债率分别为88%、84.8%和84.98%,为其提供担保的上市公司分别为新湖中宝、亿阳信通和山西三维;负债率介于70%与80%之间的有菲达环保、威海新泰源船业公司、河南天冠企业集团(下称“天冠集团”)、石家庄焦化集团、绿城集团、河南天冠燃料乙醇公司(下称“天冠公司”)、青岛开发投资公司(下称“青岛投资”),其负债率分别为77.33%、74.43%、71.6%、70.3%、70%、70%、70%。另有青岛城市建设投资公司(下称“青岛城投”)、河南大峪沟煤业集团、焦作隆丰皮草企业等8家企业的资产负债率均超过了67%。

  新日恒力2011年报显示,2010年11月和12月,新日恒力先后为宁夏富宁投资集团(下称“富宁集团”)提供了两笔3个月的担保,均是2500万;去年2月到6月,新日恒力先后为银川经济技术开发区颐安投资公司(下称“颐安公司”)提供了4笔2500万元的担保,期限均是3个月。

  根据本报记者统计,从去年1月1日到今年4月26日,共有53家上市公司为非关联方提供了担保,其中有13家上市公司的资产负债率超过了70%;80家非关联方里,有11家企业的资产负债率超过了70%,另外有8家企业的资产负债率介于67%与69%之间。

  本报记者从郑铝公司维稳工作组2月3日发布的官方文件中看到这样一句话,“经初步了解,郑铝公司债务问题严重,主要是高息拆借大量资金,目前基本不能偿还,企业已经到了濒临破产、资不抵债的程度”。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业务电话:029-62782002
传 真:029-62733002
地 址:陕西西安市雁塔区曲江文化大厦1402层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