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业务电话:029-62782002
传 真:029-62733002
地 址:陕西西安市雁塔区曲江文化大厦1402层 | 网站地图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渝蓉高速四川段资金链断裂 修6年成最拖沓高速

2018-10-20 18:06 | 责任编辑:佚名 | 浏览数: | 内容来源:佚名

来源  /  未知

  去年9月以来,渝蓉高速四川段就已经全线停工。近日,根据《项目投资协议》和《特许经营协议》的有关规定,由资阳市牵头,依法终止了与泰邦集团的协议,重启BOT招商。

  在2013年3月25日成安渝高速公路项目推进工作会上,时任泰邦集团董事长黎康新就工程建设进度滞后一事,“诚挚地向成都市、资阳市两市党委、政府及人民表示深深的歉意,并表示必定加大人力、财力、物力等各方面投入,倒排工期,确保进度,打一场成安渝高速公路建设的攻坚战。”

  “去年的时候还说缺口在20多个亿,没想到今年就增加这么多。”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工程质量监督局一位工程监管工程师对澎湃新闻说,现在物价一直在上涨,加之银行这么多贷款的利息都增加了成本。

  “泰邦集团前期投入的资金部分正在由审计机关进行审计。”四川交通运输厅建设管理处处长蒋永林称,目前资阳市交通部门和资阳市法制局组成了强大的律师顾问团,依法清算泰邦集团前期投入的资金和相关债务。

  同样是在2009年4月,李佳调任资阳市委书记。当年9月,项目投资方在资阳娇子大道成立四川成安渝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专门负责成安渝高速公路四川段的建设。

  毕竟,这条高速的收费效益一直被看好,然而在泰邦集团前期投入的资金和相关债务未做完清算之前,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9月21日,澎湃新闻记者联系到四川成安渝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光海,对方表示自己在出差,不方便接受采访。澎湃新闻记者多次致电泰邦集团深圳总部,公司工作人员均称领导不在公司。

  此时距离邓全忠落马已不到一个月的时间。2014年9月24日,四川省纪委网站发布了邓全忠正接受组织调查的消息,其被办案人员带走的时间是9月17日。

  上述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内部人士透露,邓全忠在这次调研督促完之后,随即赶赴深圳跟投资方协调相关建设推进事宜。他在回到资阳的第二天,随即被四川省纪委办案人员带走。

  该知情人士透露,2010年7月,时任资阳市委书记李佳还曾专门开会,讨论将“成安渝高速”改名为“成资渝高速”。李佳同时还让资阳市属媒体配合宣传。

  秋日的凉风吹起近一人高的野草,荒草丛中,孤独地竖立着混凝土桥墩和锈迹斑驳的钢筋模具,“进入施工现场,必须戴安全帽”的牌子被野草吞没,现场犹如荒废已久的工业遗址。

  公开资料显示,从高速路的最高设计限速来看,渝蓉高速重庆段的最高时速为120公里/时,四川段的最高时速为100公里/时,这说明重庆段的路况更优良。

  EPC建设模式是指公司受业主委托,按照合同约定对工程建设项目的设计、采购、施工、试运行等实行全过程或若干阶段的承包。

  对于泰邦集团到底有无投资、经营渝蓉高速四川段的资金实力的问题,四川省交通运输厅没有向澎湃新闻回应此事,只是说招商这块由资阳市负责,而资阳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倪勋亦未能回答这一问题。

  倪勋介绍,目前重庆到成都之间虽然有成渝高速等多条高速联通,但自2009年开始修建的渝蓉高速是设计最优的一条高速公路。

  “资阳市官场地震多少影响到了渝蓉高速公路的建设,尤其是一些协调工作需要领导去做。”上述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内部人士说。

  渝蓉高速在建设之初,重庆称其为成渝高速复线,四川称其为成安渝高速。“安”是指四川资阳市下属的安岳县。渝蓉高速四川段,大部分在资阳市境内,约有154公里,成都市仅有约21公里。

  2011年,国家宏观金融政策调整,银行贷款利率上浮,额度收紧,泰邦集团资金短缺已成为制约该项目推进的最主要原因。

  高速公路建设所需资金甚巨,单凭政府资金或有不足,于是当年四川省修建渝蓉高速时,决定引进民间资本,采用BOT模式(一般指政府允许企业筹集资金建设并管理经营一定期限的“建设-经营-转让”模式),由深圳泰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邦集团”)投资建设。

  根据《财经》的报道,当时的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局长冯伟林帮助泰邦股份化解了燃眉之急,为潭衡西高速促成了不止12亿元的银行贷款。然而冯伟林却因涉嫌收受巨额港币贿赂,最后落马。

  渝蓉高速重庆段主要由重庆高速公路集团有限公司投资建设。重庆高速公路集团有限公司是重庆市大型国有独资企业,注册资本20亿元,由重庆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和重庆市交通委员会双重管理。

  按照规划,这条道路过重庆绕城高速公路、璧山区、铜梁区、大足区(在此与重庆三环高速公路交汇)至渝川省界,过四川安岳县、乐至县、简阳市,最终连接到成都绕城高速。线路几乎是连接两地的一条直线。

  根据重庆市交通委员会提供给澎湃新闻记者的资料,渝蓉高速重庆段是重庆首批采用BOT+EPC建设模式的高速公路。

  作为一家民营企业,泰邦集团的经营范围包括房地产开发,但未明确提及高速公路建设,只称投资兴办实业(具体项目另行申报)。

  而今泰邦集团资金链断裂,当地政府欲重启BOT招商,但泰邦集团前期投入的几十亿元资金以及银行债务如何清算尚不明晰。

  渝蓉高速是连接西南两大城市重庆和成都距离最短的一条高速公路,东起重庆沙坪坝区陈家桥街道,西止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西河镇,全长253.564公里。其中,重庆路段全长78.564公里,四川路段全长175公里。这条高速通车后,重庆到成都的距离将大大缩短,有利于两地的战略发展。

  上述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内部人士介绍,就在邓全忠去深圳协调工程建设推进事宜时,投资方泰邦集团已经出现了资金链断裂的迹象。

  2009年9月10日,成安渝高速公路四川段BOT项目特许权协议签约仪式正式举行。出席签约仪式的四川省交通运输厅领导指出,这一项目从推出到到特许权协议的签订,前期工作推进速度之快创造了全省BOT项目的“第一速度”。

  但就目前建设情况来看,该项目资阳市境内的工程已经进入扫尾阶段了,而与之相对照的是,该项目成都境内的工程目前还处于只能看到混凝土桥墩的阶段。

  一位渝蓉高速四川段监管工程师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虽然当地政府曾帮助泰邦集团从银行协调贷款,但根据相关规定,银行实行按比例付款。“打个比方说,投资方投入10亿,银行按照一比三的比例付款30亿。如果投资方一分钱都不投入,不可能空手套白狼,得到任何资金。”

  从2014年9月17日至11月27日,70天的时间里,邓全忠、罗勤宏和李佳三名资阳市主要领导先后落马。

  泰邦集团注册资本2.5亿元,由深圳泰邦资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持股。深圳泰邦资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注册资本仅350万元,亦为黎康新关联公司。

  “当时就预见到这条道路的重要性,所以设计成全程6车道,这也是四川境内的最高标准高速公路。”9月21日,四川省交通运输厅一位工作人员对澎湃新闻记者说。

  根据公开报道,成安渝高速公路四川段项目于2008年10月在四川省高速公路项目推介会上推出,并于2009年4月完成投资人招标,随后在较短时间内完成了项目法人注册、特许权协议签订等工作,2009年9月21日正式开工,计划于2012年底建成通车。

  而今,这条按原来的规划,本应在3年前就该建成通车的高速公路,已烂尾近一年时间。当地网友戏称其为“史上最拖沓高速”。

  中国裁判文书网曾于2015年3月27日发布了一份广东省揭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该判决书显示,2011年10月8日,在担保公司广东普宁市润仁达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仁达公司”)的担保下,泰邦集团向出借人陈树平借款5000万元,借款利率为人民银行公布的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的四倍。

  据当地媒体报道,渝蓉高速四川段开工时,时任四川省交通厅相关负责人曾表示,“这条高速公路的开工建设,将对四川省建设通江达海大通道、构建西部综合交通枢纽、促进成都都市经济圈和成渝经济区建设产生重要影响,成都、重庆的联系更为紧密,这将促进成渝经济圈的快速发展,并直接带动沿线区域的经济社会发展。”

  根据倪勋提供的数据,目前渝蓉高速四川段总体工程85%已完工,累计完成投资167亿元。除去银行贷款部分,原业主投资42亿元左右。未完成工程,资金缺口50亿元左右。

  《财经》杂志2011年曾报道,“2005年6月,湖南省交通运输厅与泰邦集团下属企业泰邦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邦股份)签订潭衡西高速《投资、建设、养护管理特许经营合同》。后湖南高速总公司内部人士坦承,当时在招投标过程中把关不严,泰邦股份并无投资、经营潭衡西高速的资金实力。”

  泰邦集团没有按时还款,被润仁达公司告上法庭。2015年1月19日,揭阳市中院判决泰邦集团应向润仁达公司偿还代偿款人民币86521944元,同时,本案的受理费和财产保全费40多万元也由泰邦集团承担。

  对于网友据此认为国企建高速比私企更靠谱的言论,倪勋表示,在高速公路的招标上面,只要符合条件,资阳市都是一视同仁的。

  “这条高速路程最短,线路最优,技术标准最高。”9月16日,四川资阳市交通运输局主管高速公路建设的副局长倪勋对澎湃新闻()记者说。

  资阳市交通运输局主管高速公路建设的副局长倪勋告诉澎湃新闻记者,“2012年,投资方当时资金有些困难,但经过多方努力,又筹到一些资金,后面陆陆续续还是在建设,但这一次实在是没钱了。”

  “这条道路当初开建的时候,各方都很看好,因为线路的优越性,钱景也很乐观,预计通过的车辆众多。”上述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工作人员说,所谓“钱景”是指建成后收取的过路费将颇为可观。

  澎湃新闻记者未能在网上查询到相关公开报道,不过一篇题为《成安渝高速公路更名“成资渝”是权力腐败的典型》的博文流传甚广。上述知情人士称,李佳的改名行动遭到了上级部门的批评,最后又改回成安渝高速。

  四川省交通运输厅一位内部人士对澎湃新闻记者透露,在投资方资金困难的时期,资阳市政府曾找到当地银行为投资方协调贷款,但资金链缺口实在太大,终究无法弥补。

  渝蓉高速四川段大部分在资阳市境内,按照属地建设原则,招商由资阳市牵头。2014年一年里,时任资阳市委书记李佳、市长邓全忠、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罗勤宏均告落马,当地政坛动荡不已。

  上述《财经》报道称,“在获得潭衡西高速的经营权后不久,泰邦股份就因资金不足而数度停工。按照上述合同条款,若泰邦方面连续停工超过六个月或全线工程进度明显滞后施工计划六个月时,湖南省交通运输厅有权终止合同。”

  根据四川当地媒体报道,2014年8月27日,“资阳市委副书记、市长邓全忠深入成安渝高速公路资阳段施工现场,调研督促项目建设推进。”

  工商资料显示,泰邦集团成立于2003年3月。今年3月3日,公司法定代表人由黎康新变更为沈韶兴,此前身兼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的黎康新也同时将董事长一职交给了沈韶兴。

  渝蓉高速四川段采用的是BOT模式,即“建设-经营-转让”模式,是指政府部门就基础设施项目与企业签订特许权协议,授权企业承担该项目的投融资、建设和维护,并获得项目的经营权,在特许期满后,再将项目移交给政府的融资建设模式,常被称作“特许权或特许经营招标”。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业务电话:029-62782002
传 真:029-62733002
地 址:陕西西安市雁塔区曲江文化大厦1402层 | 网站地图